[!--temp.google_tongji_new--] 汤姆影院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tomtv.tv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tomtv.tv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老师竟然被学生搞了
老师竟然被学生搞了
时间:2023-12-27 01:34:53
没想到啊,她竟然被学生搞了。」刚锋从楼梯上俯视着景俪,小声说:「怪不得穿这么风骚。你瞧她那对奶子,里面铁定没戴乳罩。」陈劲伸长脖子朝下张望,「连乳沟都能看到……」他扭过头轻声说:「喂,东哥,我们看没关系,你这么看——对得起大嫂吗?」「开玩笑,谁说过有老婆就不能看女人了?」陈劲小声笑着说:「东哥,你想看让大嫂脱光了给你看。你就是把眼睛戳到她咪咪上都行,何必跟我们这些穷人一样搞偷窥?」周东华淡淡说:「还想吃点石膏去火?我这伤也快好了,回头石膏拆下来让你一次吃完。」陈劲连忙投降,扭脸说:「锋哥,你说的是真的吗?」「解出来的图像只有半帧,正好能看到脸,不是她我就把计算机撕吃了。」刚锋感叹地说:「没想到啊,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很失落……」陈劲问:「哪个学生这么屌,连老师都能搞上?」刚锋对滨大的网络耿耿于怀,「断线太快,没看到其他数据。不过查到了那小子在北三区。」「大一的?今年的新生也太拽了吧?」「上来了。」刚锋提醒说。三个人若无其事地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假装聊天。景俪挎着包从他们身边走过,那两条大白腿晃得人眼晕。他们一致目送景俪走上楼梯,眼睛都盯着她的裙底。可惜景俪的裙子虽然短得夸张,但正好挡住他们的视线。眼看景俪就要转过楼梯,陈劲这个坏小子突然追过去,在楼梯最上面一阶拦住景俪。「景老师,你好。」景俪有些惊讶地停住脚步。陈劲随便亮出手里一本书,特天真地说:「老师,这是你的书吗?」「不是。」景俪疑惑地摇了摇头,「同学,你认错了。」「对不起。景老师,是我弄错了。」陈劲不好意思地说完,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等景俪离开,他飞也似地冲下楼。「看到了吗?」陈劲扯住刚锋,「内裤什么颜色的?」「靠!」刚锋扼腕说:「裙子再短一点!不过你们注意到没有——景老师裙子绷得真紧……」周东华笑着说:「屁股是挺圆的。」刚锋遗憾地说:「所以东哥,你没有当色狼的潜质,思维始终停留在视觉的表面层次,低级啊。」陈劲说:「不是吧?你能看到里面?」刚锋带着孺子不可教的表情指点说:「她屁股很圆大家都看到了,但你要透过裙子看本质——少了什么没有?印痕啊老大!她里面穿的是丁字裤!」陈劲思索着说:「也许是没穿内裤……」刚锋惊讶地看着陈劲,「靠,这都能让你想到,你比我还下流啊。」「人都走了,还傻呆着干嘛。」周东华转过身,「陈劲,你下了课要跟曲鸣单挑。刚锋,你整理的山区旅行资料还没弄完。都干活去!还有,」周东华竖起手指,点着两人的鼻子警告说:「以后不许你们看杨芸。」陈劲连忙说:「东哥,我对天发誓,我看大嫂的目光绝对的纯洁!比没满月的婴儿还纯,你就相信我吧。」第一节课很顺利地结束了。第二节课开始播放音频,景俪看到蔡鸡使给她的眼色。她有些紧张,还有些无法说清的悸动,慢慢走过去,俯下身。蔡鸡在她耳边说:「景俪老师,你屁股长好没有?」景俪抿住嘴唇,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老大给你准备了一件小礼物,你看喜不喜欢?」蔡鸡公然把盒子摆在课桌上,掀开盖子。看到红色丝绒里那根乌黑狰狞的胶制阳具,景俪顿时满脸飞红,眼镜险些掉落下来。蔡鸡小声说道:「好玩吧?景老师,把屁股扭过去,让我们老大亲手给你戴上。」景俪害羞地看了曲鸣一眼,走到两人中间,像给蔡鸡进行辅导一样弯下腰,把屁股翘到曲鸣面前。曲鸣在课桌前的玻璃上贴了张课程表,挡住了一些视线,但只要任何一个学生回头,都会看到老师短裙后面掀起,露出臀底,被学生从后面掰开屁股。那根假阳具龟头部分作得特别夸张,直径比巴山的大屌还粗上一圈,伞状的冠沟棱迹分明,就像一只巨型蘑菇。景俪两手掰开雪白的臀肉,阴唇被龟头挤得张成圆形,但干涩的阴道仍无法容纳下这样的巨物。曲鸣托着胶棒底部,往里一送,景俪被推得身体前倾,几乎倒在蔡鸡身上,下体的嫩穴像被一只拳头穿透一样,又胀又痛。她挺起了臀,阳具的龟头钻入体内,却卡在里面,被阴道腔壁紧紧箍住,进退不得。景俪阴道内又干又紧,那假阳具又是大号的,粗细长短都达到了景俪所能承受的极限,曲鸣塞了半天,也能把这大号的胶棒插进女教师的小穴里。景俪下体胀痛难当,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又怕被学生们发现,她匆匆写了行字,递给曲鸣。曲鸣看了一眼,松开手。景俪放下裙子,一手伸进裙内,忍痛拔出胶棒,夹在书里遮掩着离开教室。学生们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老师为什么在教课中突然离开。蔡鸡压低声音说:「老大,她说什么?」「她说去洗手间,自己放进去。」蔡鸡嘿嘿低笑着说:「我第一次觉得上课会这么有趣。老大,下次让我坐里面玩玩她的屁股。」曲鸣若有所思地说:「蔡鸡,你说的药效没搞错吧?」「怎么了?」曲鸣慢慢说:「明天,就是第十天了。」「怎么这么快?那不是没有下节课了?」「谁让你没偷个长效的。」蔡鸡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就没得玩了?老大,不如再给她吃一粒。我们还没玩爽呢。」曲鸣说:「一会儿要打比赛,明天中午再说。」过了将近十分钟,景俪才回到教室。她脸上像是出了汗,有些发红,刚才拿在手里的假阳具已经无影无踪。仔细看能发现她走路时两腿微微分开,像是腿间嵌了个楔子,无法合拢。「老大,她不知道那个是电动的吧?我可是充足了电,能全功率运转六个小时。」曲鸣冷笑着说:「她马上就知道了。」景俪按照曲鸣的示意,在教室里走了一周,然后在他的身边停下。曲鸣伸到她短裙里,往上一摸,指尖能触到她大腿根部光滑的肉体中,夹着一个硬硬的物体。曲鸣拉开短裙,抬起屁股,只见她白滑的屁股中间,阴唇张成浑圆,就像一个鲜红的肉箍,里面嵌着一个黑色的柱体。柱体底部与阴唇平齐,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把整根阳具都纳入体内。等他欣赏完,景俪拉好短裙,回到讲台上。过了片刻,曲鸣手机震动了一下。「曲鸣同学,老师努力改善和你的关系,现在你对老师有好感了吗?」曲鸣抬起头,景俪脸红红的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曲鸣回了条信息,「老师,你这么听话,给我的印像和以前不一样了。」「谢谢你,曲鸣。」「那么,开始讲课吧。」景俪关闭了音频,打开书开始讲课。这门课程属于常识教育,功课并不难。景俪是个很优秀的老师,授课简洁明晰,很容易就让学生们理解了课程的内容。景俪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下身粗大的假阳具插在体内,将阴道整个撑满。又圆又大的龟头硬梆梆顶在阴道尽头,根部的突起在阴道口卡紧,将整条阴道完全拉展。景俪尽力挺直身体,舒解阴道内的胀痛感。相对而言,大一的学生还是比较纯真的,学生们并没有对老师表情中的异样产生太多疑惑。这让景俪心里轻松了一些,说话也流畅起来。就在景俪转身作板书的时候,体内的胶棒忽然一动。景俪手指僵在黑板上,脸上先是露出惊恐的表情,接着羞红了脸。胶棒持续转动起来,不仅龟头在转,棒身也呈蛇形,作不规则的圆周运动,柔腻的肉穴像是塞进去一条疯狂扭动的巨蟒,粗大的棒身彷佛要撑裂嫩穴。景俪勉强写完板书,转过身两手扶住讲桌,生怕被学生们自己的颤抖。她竭力用平稳的声音继续讲课,下身膝盖并在一起,两条大腿紧紧夹着,小腿分开,撑住身体。在她裙内,红嫩的穴口随着胶棒的转动不住鼓起翻开,乌黑的柱身像要从穴中脱出一样不停突起。但阳具根部的倒刺勾紧了穴口的嫩肉,使棒身始终保持在阴道内。景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慢,每吐一个字都彷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她有些眩晕似的闭上眼,发丝在脸侧微微颤动。胶棒在绷紧的阴道壁上刮动着,每一下都似乎刮在她心头,传来无法抵御的快感。景俪勉强地睁开眼睛,看到角落里那个高大的男生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意举起手,拿着一个笔状的物体一按。胶棒的转动蓦然剧烈起来,胶棒内部设计精密的轴承使棒身弯折成不可思议的曲度,在阴道内壁的嫩肉上疯狂划出不规则的轨迹。剧烈的震动使她的臀肉也为之颤抖,吸收了淫液的底部刺环膨胀起来,撑紧穴口。景俪拚命夹紧双腿,一股温热的液体仍无法阻止地从体内溢出,顺着大腿内侧流淌下来。站在讲台后的景俪几乎无法张口,她咬住了红唇,雪白的脸庞上升起朵朵红云。在讲课中突然中断,下面的学生都奇怪地看着表情异常的女教师。「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有大胆的学生发问。假如一分钟前景俪还能借口身体不适离开教室,现在她已经走不了了。短短时间内,她下身已经被淫水湿透,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一直流到膝弯,如果此时离开,每个学生都会看到她大腿上湿淋淋的水痕。「没关系。同学们先自己看书,老师等一下再讲……」景俪虚弱的说。学生们好奇地交头接耳,不时偷偷看向讲台上的女教师。景俪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自己两只乳头硬硬翘了起来,在胸前顶出两个明显的印迹。她忙用手臂掩住胸部,下腹顶住讲桌,一面向曲鸣投去哀怨和乞怜的目光。曲鸣若无其事地继续按着遥控器,带有温控装置的胶棒随即升温,由正常体温攀升至四十五度,相当于重高烧的体温。景俪裙内已经是一片湿泞,她甚至能听到胶棒在体内搅动时传来的腻响。龟头巨大的冠沟在阴道内壁上来回刮动,带来令人战栗的暴虐感,景俪不禁想起那天在更衣室被曲鸣干到高潮的情景。心里即渴望又恐惧,毕竟这里是课堂,她无法想象自己在课堂上高潮,甚至喊叫出声,会成为什么样的丑闻。那棒胶棒似乎在不断挑战她的忍耐力,根据女性阴道特征设计的棒身,可以碰触到每一个触感点,不住升高的温度使让她体温攀升,肉体的触觉越发敏感。一边是肉体的极乐,一边是羞耻的煎熬,景俪几乎要哭了出来。她低着头,随着胶棒的转动,屁股不由自主地左右扭动,像是在迎合臀后的插弄。娇嫩的蜜穴似乎被胶棒烫化,屁股下面一片汪洋,到处是乱流的淫水。就在景俪崩溃的边缘,及时响起的下课铃救了她一命。景俪神智略微清醒了一些,她侧身站在讲桌旁,勉强露出笑容,点头与学生们告别,小心不让人看到她腿后的水痕。当教室剩下最后两个学生,松了口气的景俪几乎瘫软下来。她无力地依在讲桌上,咬唇看着两人,对他们的恶作剧又羞又怯。蔡鸡笑嘻嘻说:「景老师,我们老大的礼物你喜欢吗?」景俪软弱地说:「这样子老师很丢脸,」她摀住脸低声说:「好难堪……」蔡鸡惊奇地说:「老师,那根按摩棒可是半辆汽车的价格,很贵重的。老大以为你喜欢,才掏大价钱买来,你居然没有谢谢我们老大?」景俪没有想到这件器具会如此昂贵,她歉意地说:「对不起。这礼物太贵重了。」曲鸣朝蔡鸡挑了挑下巴,让他关上门,「景俪老师,让我们欣赏一下。」景俪没有拒绝,她俯在讲桌上,拉起短裙,裙下的肉体像刚经过一场剧烈的运动,白嫩的大屁股竟然升起一层湿热的水汽。从后面看来,她的下身像是用水洗过,淌满透明的体液。景俪两腿张开,耸起雪嫩的圆臀,将湿淋淋的臀肉拨开,露出里面膨胀的棒体。曲鸣按下开关,直接把速度调至最高。景俪强忍着低叫一声,红艳的阴唇向外一翻,胶棒在体内剧烈地转动起来。她雪滑的臀肉随着棒身的运动不住乱颤,红嫩的穴口被胶棒撑满,像一只充满弹性的肉套不住变形。棒身的黑色逐渐变红,高达六十度的棒体在穴内乱撞,发出滑腻的响声。景俪两只浑圆的乳房顶在讲桌上,手指扳开臀肉,淫水从她蜜穴里不住溅出,随着修长的美腿一直流到脚上的高跟鞋里。「景俪老师,你真淫荡啊,流了这么多水。」蔡鸡在她屁股里摸着,把淫水涂在她浑圆的屁股上。景俪再一次濒临高潮,她双腿颤抖着挺直,蜜穴越来越热……就在她高潮来临的一刻,一只大手突然插进她的蜜穴,把乱扭的假阳具用力拔出。「啵」的一声,一蓬淫水猛然喷出,景俪臀间的美穴大张着,里面鲜红的肉壁不住蠕动,几乎能看到阴道尽头。景俪塞满的肉穴猛然一松,彷佛被人挖空了一样。她身子僵住,即将来临的高潮逐渐消散。蔡鸡把手伸进景俪的阴道,摸弄着说道:「里面像烧过一样,热腾腾的。老大,干进去绝对爽!」曲鸣把湿透的胶棒扔在景俪脸旁,抹了抹手说:「我一会儿要跟陈劲单挑,比赛完再来干我们景俪老师。让老师给我们庆祝一下。」景俪被强行中止高潮,肉体的欲望虽然被暂时压抑下去,但积累在心底越来越强烈。曲鸣比赛完跟她做爱的承诺,使她失望之余一阵欣喜。景俪用纸巾擦去胶棒上的水迹,放在手袋里。然后裸着臀腿把身上的淫液擦净。奇怪的是蔡鸡拿出一块海绵,让她把体内积存的液体排在里面。景俪照着他说的做了,低头时看到讲台的地上零乱洒着的水痕,不由一阵脸红。收拾完曲鸣拿起装球的网兜,搭在肩上,景俪在背后说:「曲鸣同学,老师去球馆看你的比赛,好么?」曲鸣耸了耸肩,「好啊。」红狼社的队员都在篮球馆等候。陈劲虽然比不上周东华名声响亮,但也是校队的正选控球后卫,社里的老大能击败他,下周与周东华的比赛会更有信心。曲鸣一进球馆,就受到队员们热烈的掌声,更多的掌声来自于一群来看比赛的球迷。曲鸣身后跟着的蔡鸡没人会意外,稍后进来的景俪却引起来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不过骚动并没有持续多久,景俪很快走进更衣室,避开了大多数目光。曲鸣换了球衣,到场上进行了短暂的热身。这一次热身他并没有针对那一项进行加强,他轮番使用中远距离投篮以及篮下暴扣,似乎要在场上与陈劲全面对抗。还有二十分钟,陈劲仍未出现。曲鸣不想在热身中消耗太多体力,把身体活动开之后就回到更衣室休息。景俪一个人坐在更衣室里,曲鸣说:「你不是看球吗?」「人很多,等比赛开始我再出去。」景俪望着他,崇慕地说:「那么多人都是来看你的。」曲鸣无所谓地说:「你看过斗狗吗?两条狗在斗,一群人在周围看。他们也一样。」曲鸣勾了勾手指,「过来。」景俪错愕地看着曲鸣腹下,比赛之前,曲鸣竟然勃起了。「很奇怪么?强烈运动也是会勃起的。」曲鸣并没有说这是兴奋型药物刺激的反应。「景俪老师,用你的嘴巴让我爽一下。只能用舔的,不许吸出来。」景俪顺从地蹲下身子,张口含住阳具,用唇舌给他作最细致的服侍。景俪的舔舐温存而又柔腻,曲鸣放松身体,靠在长椅上,在美丽女教师温暖湿润的口腔中,等待比赛的来临。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每一刻,这世界都经历着无穷变化,因果相依,缘起缘灭。忽然,舌尖的动作停了下来。曲鸣睁开眼,正看到景俪惊骇的目光。她小嘴仍含着曲鸣的阳具,眼睛中却露出与此前完全不同的神情。就像…………从前那个冷艳的景俪老师。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