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google_tongji_new--] 汤姆影院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tomtv.tv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tomtv.tv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小说 > 梦想之都(170)
梦想之都(170)
时间:2024-02-12 01:35:19
Chapter170结案一个交警突然跑来问陈亮的事,郭玄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完全没放在心上。倒是郭晓成一看见郭玄光返校就缠着问个不停:「喂喂喂,约了吗?」郭玄光一愣,道:「约?约啥?」郭晓成一拍郭玄光肩膀道:「这不废话吗,当然是约那美女警官了!」郭玄光道:「你算了吧,人家是来问陈亮的事。不老是想着那些事行不,做人要知足,左拥右抱还不够吗?」郭晓成道:「去去去,你这冥顽不灵的家伙。买鞋子还要多试几双才知道合不合脚,找女朋友当然要找个……嘻嘻……契合的啦……」郭玄光看着郭晓成那一脸坏笑,自己也笑了起来:「得了吧你,我看你啊多半得奉子成亲的!」郭晓成突然正经道:「先不说这个,我今天突然有个重要发现……我终于知道梁山市的交通事故的数字为什么一直高居不下了。」郭玄光笑道:「脑子一不正经,连说话也犯傻了!」郭晓成神秘一笑道:「你看咋们那美貌的女警同志,如果都是像她那样的去指挥交通,所有司机都顾着行注目礼了,哪儿还能看路呢对吧!」毕竟双郭和陈亮相交不深,如果不是司晴的缘故,绝对不会和陈亮有什么相交。虽然陈亮的意外离世让双郭感到有些突然和惋惜,不过两人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里,有说有笑地很快就把陈亮的惨案抛于脑后了。不过这事却是没完,第二天郭玄光刚从图书馆出来就听到有人喊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位美艳的警官站在跟前,原来是昨天见过的美女警官。今天的司徒帼英穿着一件浅蓝色制服,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西装短裙。那一双黑丝之下的长腿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加上一双高跟鞋,让郭玄光差点认不出来。昨天制服里透出的英气还没消失,今天这套制服又带给郭玄光一种娇艳的感觉。他心里不禁赞叹:「呵呵,美女可是怎么穿都好看的!」「怎么这么巧,又碰到你了。我刚才去拍宣传片了,这套制服漂亮吗?我不跟你说了,我可是趁着工作时间偷溜出来,要和你们的教授见面,拜拜!」司徒帼英像一阵风地来又一阵风地去,留给郭玄光的只有鼻子里的那一缕清香。「不会吧?怎么又来了?还找教授呢?难道又是为了陈亮的事?」郭玄光不禁想:「如果不是有明显的线索,她没理由会这么积极的。难道真的是别有内情?」司徒帼英确实是为了陈亮的事,今天她约的是一位人类行为学教授。那位教授也已经看过关于陈亮案子的一些资料,对司徒帼英道:「司徒警官,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不是犯罪学的专家,我的意见可以作为参考,但不一定有很大的权威性。」司徒帼英道:「没问题,我也不是说让你直接去判断这个案子的对错,只是希望你能提点一下几个问题的合理性而已。」教授道:「好,那就好。对于你的疑问,以我的知识来说,那位司机,端木安的行为确实有它的不合理性。」司徒帼英脸显喜色,握紧拳头倾听着。「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端木安在事故发生后情绪已经失控而无法马上报警,那么再次开动车子靠近死者确实不合常理。」教授分析道,「正常来说,当事故发生以后,肇事车辆停下来后司机会自然地下车查看情况,而不是再开动车子。」司徒帼英兴奋道:「对对,我就是这么想的。而且你看,车子并不是马上再次移动,而是经过了好几分钟以后才再次移动的。」教授也道:「对,这也是一个关键。正常情况下,按此推断,司机是在事故发生后马上下了车,观察了死者的情况后再移动的车子。当然,不排除有极个别的例子,那位司机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再次移动了车子。」司徒帼英接着道:「对,我要求证的就是这点。首先再次移动车子已经不合理,而且间隔的时间还那么长。更奇怪的是在车子再次移动之后,司机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报警,我推断这里面肯定又发生了某些事情。」就在陈亮的案子要结案的那天上午,司徒帼英风尘仆仆地找到那天晚上值班的处长道:「处长,我是那晚处理陈亮案件的交通警。我发现了案子的诸多疑点,但是陈警官一直选择忽略我的建议。我觉得人命关天,所以不得已想要给您报告一下。」「交警?」那处长打量了司徒帼英一眼,挥手道:「虽然案子也基本了了,不过我很佩服你办案的精神。我就给你几分钟时间,有什么发现你就直说。」司徒帼英马上道:「疑点一,端木安的精神状态。据我当晚观察,端木安一直非常清醒,不像是情绪失控导致延迟报警。第二,车子的再次移动无法解释。还有更重要的第三点,受害者的血迹分布根本用第一次撞击模拟不出来。」处长微笑着道:「哟,不错嘛,这么细心,好像发现了不少东西呢。不错不错,这个是很值得赞扬的事,做得挺好。」司徒帼英心里一喜,继续道:「谢谢。特别是第三点,如果说受害人陈亮是被车直接撞死,那么按照现场的血迹分布来看,这根本是不成立的。」处长打断道:「好,你找到的资料挺好。不过我们办案有办案的程序和步骤,不是我俩在这三言两语就说得清楚的。这样吧,你把资料交给我,我转交到相关部门作为特别案例处理,你看这样行吗?」司徒帼英高兴地说:「那太好了,谢谢您了,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要抓紧时间,我怕到时候尘埃落定,就一切都太迟了。」不过处长没有再说话,只是点头微笑着送走了她。虽然得到了处长的赞扬,但是事情并不像司徒帼英所想的发展。等到她再见到那位处长的时候,已是一周以后的事了。更加令她失望的是,那位处长只是简单说了两句就完事了。「案子早就定了,没什么可以更改的了。我不是已经送上去要求把这案例作为以后研究之用吗?一般这些小案子我们不会这样特别对待的,看在你态度积极的份上我破例一次吧」,「小案子?这可是人命啊!」司徒帼英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关于这案子的最终答复,可是她也没什么办法了。尤其是陈亮的家里已经默认了警方的处理,最后就当作普通的交通意外。端木家在金钱上也尽了最大努力,除了打点一切,还送了白金。事实上,陈亮的家庭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完全没有能力应对如此变故。除了陈亮的死,之前对司晴的意图奸杀案还压在头顶,让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幸亏在警方的调停之下,司晴家也没打算控告陈亮,于是一个连环案件就当作是行人没按交通灯过马路的交通意外处理。案子的事情司徒帼英想管却管不着,不想来的事却又偏偏发生。自从陈亮案发后,端木安就隔三差五地给司徒帼英打电话。虽然司徒帼英不知端木安如何搞到她的电话,也对他没啥好感,但是想起那英俊的脸庞,有时也说上那么两句。端木安反正是禁足在家,当然是锲而不舍了,天天都会给司徒帼英打电话。不仅如此,还天天都有鲜花送到司徒帼英的办公室。到得后来,端木安还送上耳环项链什么的,把司徒帼英弄得尴尬不已。虽然端木安有些烦人,不过倒也消除了一些司徒帼英对他的反感。有时候司徒帼英也会想自己毕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也无法断定端木安一定是坏人,可能那晚真的就是像端木安所说的那样而已。接着再一打听,原来端木安就是梁山市公安局局长的独生子。「人是油腔滑调的,不过身为局长的儿子,再差劲儿也应该有个谱!」司徒帼英对端木安的敌意虽然已经消除,但是她还是忘不了陈亮发生意外的地方。那里其实是南城区南环路的一个路口,到处都是一片搁置发展的工业区,平时人迹罕至。那些交警前辈们早就告诉司徒帼英这片区域一般不用管,就算巡上一整个月也不会碰到什么。但是负责的司徒帼英没有理会,每次巡逻的时候还是会在这附近兜几圈。特别是发生了陈亮的事,她更觉得应该多关照一下这些平时容易忽略的地方。这天晚上如往常一样,南环路附近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路灯陪伴着司徒帼英。她开得不快,保持一定速度,顺带还四处张望看看有什么特别事情。当司徒帼英经过一个分叉口时,一条小道的深处忽然闪过一辆汽车的踪影。「那里面都是废弃的工程,平常只有在白天时候那些垃圾车才进去的。这个时间怎么会有其它的车子停在那里?是有什么状况吗?」她心里一紧,顿感奇怪,于是减慢了速度,慢慢地掉头回去一探究竟。「很好,很好,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角色代入,角色代入,明白吗?」刘莹戴着的耳机传来了招先生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指引着她的动作。她随着指令尽量把自己的呼吸压得平稳,但是身体的感觉就如冲动的小马驹一般跃跃欲试。只见刘莹低着头让秀发自然地搭在脸的两侧和肩背上,似乎不想露出那精致的脸庞,那细小的耳机就隐藏在头发下面。她身上披着一件过膝的风衣,将整个婀娜的身段都包裹起来,就连那风衣下面露出的一小部分小腿也让一双高跟靴子遮盖住了。刘莹此时正在街上,沿着一条倾斜的小路往上走。路面和四周都没有人,只有一台车子在身前不远处和街灯陪伴。从那晃动的影子可以看出刘莹走得有些蹒跚,背部显得有些驼,一点不像T台上腰杆挺直的样子。再看仔细一些,这只是普通的一个斜坡,对于成年人来说应该不会走得如此艰难。刘莹弓身夹着大腿在这条小路上缓慢向前移动,一边的耳朵里不时传来招先生的指示和鼓励。「好,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很快就到终点了,就差那几步了。」越是听到「差不多」,刘莹的双腿越是哆嗦得厉害,速度也越来越慢,最后几乎是寸步难行的样子。就在刘莹全神贯注地听着指示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随后另一把声音传来。刘莹吓了一跳,身体顿时僵住了。好一会儿,刘莹的耳边突然有人道:「小姐,您没事吧?我观察了好一会儿了,是不是需要帮忙啊?」刘莹似乎没想过会有其他人出现,双腿顿时软了一下。幸亏她还是坚持住了,好不容易才站稳了。不过她仍是低着头,隔了一会儿才说:「我……没、没事……」一句简单的话让刘莹说得像是拼尽全力的样子,对方当然不会相信。来人熄火摘下头盔下车接着道:「你别怕,有事尽管说,姐妹我肯定会帮你的!」好一会儿,刘莹才舒了一口气挺直了身子抬起了头。她的语气也变得顺畅,字句清晰地道:「没事的,您不用担心,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刚巧在路灯之下,刘莹与来者终于能对视一眼。对方的轮廓清晰地出现在眼里,两人同时心里叫道:「好一位标致的人儿!」不过更为吃惊的是刘莹,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位警察。这位穿着平底皮靴的警察看上去比穿着高跟鞋的刘莹差不多高,秀丽的脸庞显得英气十足,这就是刚才正在巡逻的司徒帼英。她刚才发现了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听着一台车子,于是回头过来查看。司徒帼英的位置是在连接小路的主干道上,小路则缓缓地一直倾斜往下走。那台吸引她注意的车子车头向着路口,停在离路口大约七八十米处。当司徒帼英进入小路的时候已经远远看到车后不远处有人,于是观察了一下再上前询问。司徒帼英初时还以为刘莹嗑药了,但是看她脸色红润额头渗汗的样子,又不像是瘾君子发作时的状况。再一细看,只见刘莹容色秀丽,端的是一位美人,怎么也好像和毒品对不上号。刘莹凝视了司徒帼英一会儿,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哎哟」一声捂着小腹颤抖起来。刚刚还说得好好的,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司徒帼英也吓了一跳。她看着刘莹晃动着不断蜷曲的身子,既不敢上前又不知该说些什么。随后,司徒帼英发现了一些端倪。她听到「嗞——」的一种低沉的响声持续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里还是能够察觉到。「呃……嗯……嗬……」刘莹已经管不住嘴巴,开始发出一些混乱的音调。司徒帼英也是女人,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可没想到会在此情此景下听到。如果不在夜里,早就能看到她脸上的那片红霞若隐若现了。「这、这女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大街上这样子,难道是吃了……」司徒帼英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尴尬想退后但也想看看能不能帮忙,真的是进退维谷的样子。「打开衣服,好机会,打开衣服,都是女子不用害羞的。打开衣服然后让她帮你摇下面那东西,让她用力摇,你马上就会爽得乐翻天的。」刘莹耳机里招先生的声音又再响起,而且还是她意想不到的指令。「嗯……不……唔……」刘莹双腿放软已经跪在了地上,但是耳机里继续说着:「角色代入,你现在需要的是解脱、解脱。快,让女警帮你解脱,你需要她,快打开衣服……」司徒帼英看着刘莹遥遥下坠的身子,觉得很是奇怪:「这人怎么这样,难道喝醉酒了?但是这里四周也没什么店,上哪喝去?还开车?」她随即感到那「嗞」的响声正是从刘莹身体那传来,更加好奇地走近了一步。「来,跟着我说,跟着我说,请帮我摇它,快,请帮我摇它!」刘莹的耳机里又传来了指令。「帮我,帮我摇……」她此时显得有些迷糊,竟然真的跟着说了出来。司徒帼英这时也蹲了下来,搭着刘莹肩膀道:「怎么?你说摇什么?摇什么?」接着她看到刘莹松开了拉着大衣的双手,一手搭着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拉住了自己的手。当刘莹松开了双手后,没有扣上扣子的大衣自然向身体两边滑落,大衣里的景象让司徒帼英是整个人呆住了。只见刘莹的上身没有任何衣物,只有麻绳缠绕着上身形成了不同的图案;下身穿着黑色的蕾丝吊袜带和长筒丝袜,但是没有内裤。首先把司徒帼英的眼珠子定住的是刘莹的一双肉球,因为它们不单只四周布满了绳子,乳头那还用胶布分别贴着一个椭圆形的塑料球。两个小球还不断震动着,发出「嗞嗞」的声音。接着司徒帼英目光下移,各自相连的麻绳在刘莹的小腹划分出几个菱形。更要命的是,那些绳子居然顺着小腹而下,延伸至女性的私密地带。司徒帼英哪见过如此画面,羞得满脸通红,目光自然地就想移到别处。无奈眼前的画面对她来说太过惊艳,眼睛是欲罢不能,引得她目光继续下移。只见刘莹的下身除了黑丝以外,同样帮上了麻绳。绳子分别绑在刘莹两侧大腿上,中间连着一支塑料的玩意儿。「这……这难道就是……就是……自、自什么用的……」司徒帼英对这些东西只是略知一二,现在就算近在眼前心里也不确定。【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