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google_tongji_new--] 汤姆影院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tomtv.tv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tomtv.tv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小说 > 冲突
冲突
时间:2024-02-12 01:35:19
第一章∶身体的感觉身体的感觉淹没着我。梦中,我裸身在芒草中走着,欲望如刀般在我身上刮出伤痕,却带着快意。乳头肿胀,好似要流出乳汁般,完全真实的疼痛着下体期待被占有,插入,满足。梦中的他带着牧羊神的面具,幻化着,我过去所有的男人们梦醒是另一个苦难的开始。子宫缩成一团,让我感觉到下腹的空虚。梦的情节开始模煳,但身体的感觉才刚开始。下身并不湿润,阴核却无由的开始发烫,像火灼般的急迫。隔着睡衣,我可以感觉出棉被的锐利,刺穿过我的欲望我轻轻的扭动身躯,情欲像蚂蚁般开始慢慢爬过心头。爆炸的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一波波快感由神经传到脑海,一切都停止了转过身看了一下熟睡中的他。一个安静、空虚、罪恶感的完美结束。身体开始松弛,带我进另一个梦中我厌恶这种需要,厌恶自己身体,厌恶所有的感觉。我更厌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逃避那事后的空虚。需求总是在高潮后便得更需要,所有的追寻最后成为空虚第二章∶欲望的冬眠学生时代的男孩们就喜爱探索我的身体。当时并没太多的感觉,甚至有时会带来疼痛。我并不想跟男孩们发生关系,因为这种触摸并不舒服,不像大家口中说的那样第一次的经验大多是痛苦,只有一种奉献的快意。很清醒的看到事情的开始与结束,男孩笨拙的在我身上进进出出,然后拔出射在我衣服上。这镜头好像是我日后看A片一样,一个发生在遥远国境内与我无关的故事接着我发现自慰对我来说简单许多,起码一切控制在我手中,但我始终无法进入传说中的忘我。我总是清楚的了解每个动作,每个过程,以及高潮后的每一丝悔意。这在我接着的每一个男人身上都是相同的,相同的A片情节,只有男主角偶然变换。婚后依然没有改变,只是主角开始固定下来了第三章∶高潮他是第一个能带给我高潮的男人。事隔数年,我已忘记了他的长相,却仍记得他插入时的感觉。他是一个该死并且不该出现的人,但他却在我身体里留下无数造访的证据┅┅高潮当我第一眼见到他时我就知道他要我,我也知道我逃不掉。一丝侥幸的想法让我走入陷阱,也许这陷阱是我在潜意识里设的。但这一切和我锁知道的道德观有相当大的冲突,尤其是当他爱抚我乳头时的忘我快感,尤其是在他插入时那一秒我立刻就泄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出男人阴茎的力量经历这样久我仍然可笑的能记忆起他阴茎的模样。微微向上弯曲着,兴奋勃起后的微抖,龟头前的液体,我口中的暖意。其实我未曾真正注视过他的下体,那这些记忆是怎样留存的?或许是我记忆捏造的,或许是一种身体的保存,保存头脑要求遗忘的每一个背德事件我没法抗拒他的每一个挑逗,甚至一个眼神,一句声音。我试着逃避,但身体却日夜期待着他的进入,于是我接受他每一个请求。我喜爱他舔我阴核,喜爱他吻我乳头,这一切都让我发狂,让我羞愧,让我痛苦他总是在我无法再忍受时才插入进来,我努力克制,我想用我的理智与道德感来与身体抗衡。接着我开始迷惘,热流通过我身躯,我开始遗忘。我唯一能做到的是我不哭喊,虽然我内心已经崩溃,但这是最后一道防线我爱他,但我也不爱他。他让我身体满足,却让我心里空虚。我必须承认那段日子他曾带给我我未经历过的高潮,在床上时我能完全满足。但他拥有的或许只有那根阳具,那根是我现在唯一对他还能忆起的器官,也是我对他整个人仅有的思念。我想到现在我仍爱他,不过我爱的只是那根阳具,或许免强加上他那吻我阴核以及乳头灵巧的舌我不知道他会抛弃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虽然我一直想离开他,我想那时就算他不抛弃我我也回离开他的,但是我还是恨他。或许是虚荣心吧!他就没这点耐心等我自动离开吗?第四章∶放弃欲望开始强烈起来,连跟枕边男人都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但还是空虚丈夫总是自顾着进去、射精,然后抽出、清洗,这一切跟棉被有什么不同?多些体温吧!这男人非常轻易的就得到了我。因为报复被抛弃?还是因为欲望已被引发?第一次出游时我已经期待他跟我做爱了,我也知道那晚我们会做爱。跟他一起时一切都很简单,我已经放弃任何的道德与礼教,只是单纯的要这男人戳我天雨,他无疑是很能讨女人欢心,不停说着一些小故事。我心里的欲望在我上车时已经萌芽,这时的我下体早已湿透,我在等雨越来越大,海边的夜晚非常安静,全世界突然好像只有我俩他吻我,将椅背放下。我心中突然想着这椅背睡过多少女人?这念头让我感觉好笑,却不忌妒这是另一个高手,我该感到幸运?他吻我耳垂,我早已兴奋的身体整个瘫痪了。或许现在想起很可笑,车内真的非常拥挤,但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自己把内裤脱掉,将裙子拉到腰间。我不知道我怎做到这样大胆,但在他面前我就是可以,他让我放心。我知道我不爱他,我只是想要他插我。难道是这让我放心?很多时候他像一个老师一样,我所需要做的只是学习以及无止境的获得他非常容易就进到我里面,我的爱液流湿了整个坐垫他抽动的相当轻柔,间接勐然的冲刺。每一次的抽插都让我感到喜悦,突然的勐力就像乱了步骤的乐声,带给我一次次高潮。我不知道高潮是这样容易得到的,我也从不知道我能承受这样多次的高潮他时间好长好长,事后我才知道我们经历了两小时。我实在没法承受再多的快乐了,我求他停止,求他不要再继续了他躺在我身上喘气时阴茎仍然怒张。我用手轻轻爱抚他,感觉出上面仍沾满我的爱液。那一夜他没射精第五章∶冲突我开始喝酒,其实在上一次的男人时我就开始喝了,但没这样严重。看到丈夫我会想哭,我不知道我怎会这样,只有喝酒可以让我感觉这一切是合理的男子的出现是个意外。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感觉一种亲密,不过我并不想接触了解他,事情已经够复杂了他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无止境的攻势,无止境的邀约。重点是,他跟我生命中所遇见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直直进到我内心,我抗拒,但没用,他就是能说中我的每一个念头他关心我,不像别人,我知道他爱我,我也知道我恋爱了我知道我不能爱上他,我们都有家庭,问题是我爱上他了。爱这东西是我不了解的,以前我认为我爱上每一个跟我一起的男人,我爱我丈夫所以我跟他结婚。但这男人给我的不是这样简单的感觉,是一种毁灭性的爱,我第一次知道爱情是什么我希望能终止我的性游戏,但我无法停止,我开始痛苦。接到邀约电话时我总是先拒绝,接着因着对方坚持的口吻我开始软化。这人就是能让我身体欲望高涨,他的声音让我下体整个湿了起来我们尝试各种做爱姿势,以及地点。他满足我,我身体里注满他的精液,满满,而且溢出,我喜欢那种事后慢慢流出来的感觉。我喜欢做爱时能抓着他厚实的手臂,感觉出我的指甲进到他肉里。喜欢他做爱时满不在乎的神情,喜欢他的随和,喜欢我不爱他但是我的道德感慢慢回来了,不是因为我的丈夫,是为了我所爱的男人,尽管我始终没跟他表白过我的心意。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会爱上他的,我们没约会过,甚至没见过面,只单单靠着网路这样联系而已第六章∶爱未曾有过这种恐惧感,那是一种很深的畏惧,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这种恐惧一直延伸到今日,到现在。每次约会前我都会感到胃部抽痛,头晕,出汗直到他搂住我、吻我、抚摸我,这感觉才慢慢消逝接着在离开他身边后我会感到轻松,自在。直到下次约会时刻的接近,一切不适的感觉又再浮现他第一次的吻我全忘了,只记得自己不断拒绝,与我们第一次做爱一样只记得我全力的反抗,激烈的推开他。我没这样对过任何男人,只有他┅┅我好怕他,好爱他我不了解这情绪,我想我永远都不会了解跟他一起很久时间我都无法放开感觉,我只希望他走,离我远远的。每次做爱我都处在混乱中,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那种处在完全失忆当中。这状况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游戏仍然持续着。我不知道,或许是跟这人一起时他能满足我身体吧!其实这样说也不全然对,确切的说是我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每一个的感觉他吻我阴核时我可清楚体会我的快感,他进来时我可以感觉出他阳具的大小,他是一个活着的实体,物件我可以毫不羞涩地在他面前除去衣裳,可以用尽所有力量去迎合他的冲击,享受一次次快感与高潮。他有各种花样可满足我,我们在车上,在宾馆,在他家里享受。重点是,我能清楚我的一切,因为我在这其中扮演的是第三者的角色,在做爱的同时像是在观赏一场电影般男人粗壮的阳具插入女体内,抽动时伴随着爱液的声响。女人下体快速的迎合,爆炸,停止,喘息,接着再继续下一次的高点。女人跨在男人身上,奋力想将阳具挤进的更深点,长发飘扬,汗水一滴滴流下,直到高潮,直到男人精液一滴不剩的整个灌入体内这是一种很真实的做爱,像纪录片一样,有时我甚至感觉可以倒带。这感觉跟我爱的男人不同,跟他我无能控制,我永远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唯一的问题是,每次游戏后我都会陷在无止境的悔意中。离开迷人的毒品是很困难的,拒绝他时真的是下了极大的意志力,虽然好几次仍屈服于身体的抗议,像戒除毒瘾一样。但我还是成功了第七章∶出自灵魂的感觉我越是想清楚自己的感觉,这感觉就离我越远,直到我终于放弃了抗拒那天跟他一起时我依然被动的让他脱去衣服,做爱时我没再试图去想了解什么,我只看着他双眼。那双眼睛是我一直避开的,里面有种火热般的毁灭我只注视着他双眼,打开心里的栅栏,让那爱流进来。顿时,我所有压抑的感情冲了出来,好想大哭他吻我,只是一个吻,天地开始旋转。那种感觉,像是舌尖能通到我身体每一部份,像是全身都被触及一样。我不需要别的,只一个吻我就可以高潮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我放弃思考,放弃了解,只是单纯想着我爱他我没感觉到他身体,因为他身体完全融入到我的里面,完全的密合。我没感受过这种高潮,持续而且不退落的。我被自己哭喊的声音吓到了,但很快我就回到我们的身体里,是的,我们的身体结束后我一向习惯立即洗澡,但我抱紧他,我不要他离开我。感觉出阴道里精液与爱液满满的,他没缩小,一直维持着。我开始怕他退出,我想他永远在我身体里面,永远这是我的爱,我寻求这样多年终于了解,原来这才是爱。我曾用心追寻快感,仔细体会与品尝,今天我才明了这一切原是这样第八章∶恨与爱这不是游戏了,他是我的生命,虽然这是错误的一个午后,我接到他妻子愤怒的电话,我麻木的听着。我感觉出灵魂开始被抽离躯体,声音好远好远。我很冷静的告诉她,我明白这是一个错误,关于她丈夫爱或不爱她与我无关,那是她个人问题我请了假,在街头没目的的逛着,泪水流了下来。电话响起,我顺手关掉电源,我知道是他打来的,但这时我需要的是孤独我恨他,我好恨好恨他走进我的生命。他给我爱,却又夺去我的爱。我知道他最终仍是会回到家庭,他是个负责的好男人,我只是个自私又没地位的外面女人罢了我拒绝听他所有的解释与他的苦衷,虽然我们仍在一起,但我不会忘记那日他妻子挑衅的话语。他将每日回家,而我终究是空,那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我更爱他,其实早已满到无法更爱了,但我开始藏住自己心思身边其实永远不乏追求者,我开始接受一些约会,因为恨我不知道自己恨的是什么,这种恨很孤单,一种带着深爱的恨是恨他仍爱着妻子?或许恨的是我无能离开他,恨我自己在阴暗中苟活吧!一段段午餐时短短的约会,这让我感觉一些平衡。可恨的是他的影子总是在我下决心时出现,我没法背叛他,可是我好想。我要把他所珍贵的东西砸碎,让他心痛,我但远我有死的勇气这男人努力的诉说他的工作已经有十来分钟了,我跟他断续有过三次午餐的约会。他爱说他自己的事情,而我永远静静听着吃着我的东西,心思飘在遥远的天边。一个小时的午餐时间都花在听他说话,其实我爱听他说话,因为他如果永远持续说话我就不需要说些什么他很迷人,很帅气,这是他第二次约我共进晚餐了。横下心当他的面我拨电话跟男人说晚上临时跟同事有约,又拨通电话打卡式的通知老公会夜归回到办公室时我发现下唇隐隐作痛,照照镜子,淡淡的血痕第九章∶报复上汽车旅馆是很自然的事情,答应晚宴本来就是一种默许。他不是很有耐心的人,不过这也并不重要,我要的不过是破碎自己而已我期待有几小时的放纵,快乐,无拘无束。我会放弃所有一切,放弃自尊,放弃思想,放弃我的爱。这就是今晚我所要的,两个不知道明日的躯体,共享最亲密隐私的秘密他吻我,我也回吻他,用我所有的热情。我们一起共浴,身体在浴缸中相互摩擦。我的欲望高到了极点,身体里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下体期待被他进入。我要他插入,要他用力戳我他吻我乳头,我在床上翻滚,全身发热着火一般。我要他亲我阴核,我腿全力张开,全无羞念,这是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下身随着他的舌上下起伏,一次次的高潮喷了出来。我知道床单已经湿了,湿了一整块,我好想他戳我扶着他的阴茎,插入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好。他进入的很粗暴,抽插的好用力,一切都让我好兴奋。我身体弓起来,让每一次的插入能够更深入,更进去,更舒服他的汗水一滴滴落在我身上,他累了,我爱怜的摸摸他的额头我醒了过来,完全的清醒。所有的感觉煞那间消失,退去。感觉到怀里的男人是这样可笑,而我该死的真的笑了出来。我开始笑,无法停止,身体笑到开始扭曲,开始哭泣,以致他无法持续动作他用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我,他并不想停止,所以阳具仍插在我阴道里但我感觉他慢慢开始缩小,缩小等我能控制住情绪时,他已进到浴室冲洗。我起身到浴室里,跨入浴缸,他惊讶的看着我。他的阴茎又开始变粗了,他伸手触摸我的乳房,我把他手拨开看他跨下阳具缩小的样子,我感到悲哀,为他也为自己,今夜的浪漫冒险算是结束了第十章∶明白我开始怕他知道这段故事,我确信他会因此离开我。生活处在一种紧张关系当中,他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让我感觉出事了所有游戏停止了,因为我不再恨他。其实我知道我本来就不恨他,我恨的是自己的无能。这男人其实我伸手就可夺取,但我怕,怕别人的指责,怕丈夫的眼神。我唯有将自己置身于最不堪的状态才能释怀,才能有勇气抹去他额头的汗水一日他没感情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淡淡的说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失去工作、房子、车子甚至孩子。这男人彻底毁灭了自己,只为了娶我。我会这样傻?跟他一样疯狂?好,我承认我生活上某些地方是很疯,但是我永远是个细腻的人。无论工作、生活、感情我都分的很清楚,我讨厌任何我不能掌握的东西,我讨厌改变这一无所有的男人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潦倒,没前途,一无是处我没回答他的问题,我简略的开始诉说我从第一个男人开始的故事,这些故事都尘封已久。我一直说着,不带一点感情,直到说完前些天最后的一次事件。他一直没出声,等我说完后我轻轻将话筒搁上,泪水不知不觉滑落,心理却有着无比轻松拿起电话我拨给丈夫,我只简单诉说我要离婚,我不需要什么,我只需要自由。这一切我希望在晚上时要办好,他若反对我将会不惜一切。留下错愕的丈夫,我挂了电话,感觉自由如鸟般,我心飞扬电话响起,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烂男人打来的。他还是一句话,淡淡的说你愿意嫁给我吗?呵!白痴阿!你难道不知道你一生已经毁了吗?我放声大哭,我愿意,当然愿意。我亲爱的,一千一万个愿意啊!(完)[本帖最后由黎明前的黑暗于编辑]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